如今的獐子島,還能做世界的海洋廚房嗎?

來源:海洋網   發布時間:2019-11-22 18:11:19 
分享到

  原標題:獐子島,還能做世界的海洋廚房嗎?

  陸游有詩云:“人生易盡朝露曦,世事無常壞陂復。”以感慨世事的變化無常。

  而這兩句詩,放在今天的獐子島身上再合適不過了。

  11月20日,剛剛回復“債務大洗澡”問詢函的獐子島,又收到深交所的問詢函。問詢對象,直指參與獐子島抽測的專家及專家單位。

  曾記得數年之前,媒體在報道獐子島董事長吳厚剛時曾用過這樣一個標題:“做世界的海洋廚房!”其豪邁之心盡顯。

  而數年之后的今天,獐子島因虛假陳述被處罰后,又多次遭到監管部門的問詢,疲于應付。不禁讓人感慨,變化為何如此之快?

  那么,如今的獐子島,還能有做世界的海洋廚房的豪氣嗎?有些難度!

  仔細想一想,即便有心,怕也是無力。

  首先,養殖產品反反復復的“集體出逃”、“集體死亡”,已經讓公眾對獐子島逐漸失去了信心。

  這幾年,與獐子島緊密相連的話題就是“逃跑”、“死亡”。甚至,我們已經無需再重復一次次“逃亡”事件了。

  倒是這些意外,總是能很偶然的給獐子島“幫忙”。

  由于筆者的家鄉臨海,對養殖業也略知一二,深知一旦發生自然災害或者疾病對海產品養殖業的影響。所以,海產品養殖出現意外事故并不是罕見的事情,也可以理解。但是,像獐子島這樣反反復復的“集體出逃”、“集體死亡”,就很難讓人接受了。

  獐子島,就像受到詛咒的焦點,事故頻發。公眾是相信,還是不信?如果是事實,那就太過于巧合;如果不是事實,那就是法律層面的事情了。慢慢的,很多人,對獐子島已經失去了信心。

  信心基礎,崩潰之后極難重塑!

  第二,虛假陳述的陰影在很長時間內將難以散去。

  海參是否跑了,基本上無跡可尋;扇貝如何喪命,短時間內難以查清。這種手段,堪稱絕妙。

  但是,虛假陳述卻是容易查出的。

  今年7月。獐子島涉嫌虛假陳述有了結果。2019年7月11日,獐子島發布公告,收到中國證監會下發的《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告知書”稱:“獐子島涉嫌財務造假,內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其披露的2016年年度報告、2017年年度報告、《關于底播蝦夷扇貝2017年終盤點情況的公告》和《關于核銷資產及計提存貨跌價準備的公告》涉嫌虛假記載;獐子島披露的《關于2017年秋季底播蝦夷扇貝抽測結果的公告》涉嫌虛假記載;涉嫌未及時披露信息的情況。”

  因為當事人獐子島高管吳厚剛、梁峻、勾榮、孫福君的違法行為情節嚴重,證監會“對吳厚剛(獐子島董事長)采取終身市場禁入措施,對梁峻采取10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對勾榮、孫福君分別采取5年證券市場禁入措施。”

  數年來的離奇事故,云里霧里;但上市公司的虛假陳述,卻足以讓獐子島的信譽雪上加霜。這種陰影,會籠罩獐子島很久。

  第三,之前對獐子島的處罰“稍輕”,今后獐子島怕是要面臨更大的處罰。

  對獐子島的調查,早就有之。

  查閱證監會官網,2014年12月5日的《證監會對獐子島“巨虧”事件的核查及處理情況》顯示,那時對獐子島的調查沒有什么結果。

  而這一次的虛假陳述,讓獐子島受到什么處罰呢?除了上述“禁入措施”外,還有經濟處罰。

  但是這些經濟處罰,未免有些“輕”了。

  根據《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行政處罰及市場禁入事先告知書》顯示,這些經濟處罰分別是:“一、對獐子島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給予警告,并處以60萬元罰款;二、對吳厚剛、梁峻、孫福君、勾榮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30萬元罰款;三、對于成家、趙穎、鄒德波、石敬江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20萬元罰款;四、對唐艷、楊育健、劉紅濤、張戡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8萬元罰款;五、對趙志年、鄒建、陳本洲、叢錦秀、王濤、羅偉新、陳樹文、吳曉巍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5萬元罰款;六、對李金良、曹秉才、劉中博、姜玉寶給予警告,并分別處以3萬元罰款。”

  算總賬,這些罰款總共一百多萬而已。這種不能讓受罰者“傷筋動骨”的處罰,可能起不到預想的效果。

  而獐子島一而再,再而三的重復之前的故事,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沒有“傷筋動骨”。

  但是,這種行為已經讓人有恐慌的心理:如果獐子島總是這樣,那么今后股民可能會面臨更大的損失。既然之前對獐子島的處罰“稍輕”,那么,今后獐子島怕是要面臨更大的處罰。而監管部門的態度,也已經非常明確。

  第四,獐子島能夠逃過退市嗎?

  現在,人們最關心的一個問題是:獐子島會不會退市!

  由于虛假陳述,獐子島2016年的業績“由盈轉虧”:“2016年年度報告虛增資產13,114.77萬元,虛增利潤13,114.77萬元,虛增利潤占當期披露利潤總額的158.15%,2016年度報告中利潤總額為8,292.53萬元,凈利潤為7,571.45萬元,追溯調整后利潤總額為為-4,822.23萬元,凈利潤為-5,543.31萬元,業績由盈轉虧。”

  獐子島2017年財報顯示,這一年虧損7.23億元。這樣看,實際上就是2016、2017年連續兩年虧損。

  到了2018年,按照財報,獐子島轉虧為盈。

  根據獐子島集團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前三季度業績預告,其前三季度預計虧損3,100萬元–3,600萬元。除非出現意外情況,獐子島2019年大概率會虧損。但是,由于2018年盈利,獐子島還沒有退市的憂慮。

  只是今后,獐子島還能以扇貝死亡、海參逃走為借口,總是能輕易避過退市嗎?

  而關鍵問題在于,此次扇貝死亡事件的最終調查結果,可能會直接影響獐子島的未來。

  綜合以上四點,看來,獐子島想成為世界的海洋廚房已經很難了。不可否認,海參、扇貝有可能會越來越聰明,可是人也不傻啊,不是嗎?

      該文章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查看原文:http://www.hellosea.net/News/11/2019-11-22/71528.html?bmhmzg=bj1n01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東海洋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用微信掃描二維碼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亿宝彩票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