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筆】|關注文之價值

來源: 海洋作家李明春   發布時間:2019-11-22 17:41:05 
分享到

關注科技文章的文化價值,弘揚科學精神與人文精神,是一種情懷。

       

觀業界之文風,近年多有讓人不悅與憂心之慮,甚至可以毫不忌諱地說,其文風顯見詞語的巨人,行為的矮子之傾向,或是說大有“墻上蘆葦頭重腳輕根底淺,山間竹筍嘴尖皮厚腹中空”之文風大行其道,有如魯迅先生:“拉大旗做虎皮,包著自己嚇唬別人”之嫌。

 

微信圖片_20191122173922.jpg


 一、回歸科學價值與科學精神


面對業界文風現狀,筆者秉持“新時代、新海洋、新生態、新文化”之理念,而后評析事業發展曲直為正道。遺憾的是讀諸多“標題黨”的科技類報道,文中不乏高大上的詞藻,而核心問題多是討而論之,關鍵論點少有共識,關鍵數據和結論多見含糊其辭,而論點論據岀處與索引何來?結論是否經得起檢驗?諸此種種只有撰文者自知?


諸如此類,不一而終,難免會有借文之造勢,嘩眾取寵,招搖過市之嫌。
       
盡管是寫科學與技術類文章,同樣當力求思想性、科學性與文化性相互融通,相得益彰、相映生輝。無論如何標新立異,以“開拓創新”之名吸引眼球,都不應該失之科學性和科學精神。
       
說到科學,不如想起林語堂的一段話:“國人之所以對自然科學毫無貢獻,是因為中國人連靜下心來觀察一條魚的心思都沒有,他們總是想像魚在嘴里的味道……。
       
這話不失為是一劑苦藥。為此筆者認為作為導向若引領科學創新,文者首先要堅持科學本源觀,弘揚科學精神,詮釋文化現像。
       
那么,科學的本源與精神是什么?
       
科學!求真!實證!批判!科學是自然哲學的研究方式。正如愛因斯坦所說:“獲得客觀知識是人類所能擁有的最高抱負”。也正是如此,在職業化的科學體系中,科學工作者理應不忘初心,崇尚科學,張揚科學精神:由智力興趣所驅動,因原創發現所激動,為學術成就而自豪,而不求虛榮,不趨功利。

微信圖片_20191122173925.jpg


二、海洋夢想與家國情懷共生 


誠然,文章自有行云流水之文理,文字本該不刻意不張揚,幽靜自如,恬淡寂寞,用最溫暖最平淡的語言道出科學的原委,探索科學的發現,功成于創新的成果。同時體現科學家在科學探索中的人文情結與人文關懷,特別是艱難困苦的時光里不易被外人察覺和鮮為人知的那種疏離感、空虛感及極為復雜的敏感,脆弱,躲藏,告別,逃離,追憶的精神與情感的交織……
       
科學的發現與創造意味著成功,但卻是一個艱難曲折甚至是痛苦的的歷程。經歷這一歷程,讓筆者想起了高爾基的詩《海燕》:在蒼茫的大海上,狂風卷集著烏云。……看吧,狂風緊緊抱起一層層巨浪,惡狠狠地把它們甩到懸崖上,把這些大塊的翡翠摔成塵霧和碎末。
      
想來這場面是何等的驚心動魄,又是何等的壯烈神圣?!
       
對此,也許有人會說,這是文人浪漫,或會譏諷為神經……。這不如讓筆者想起了與一位海洋生物學老教授曾經的對話。
       
因為,科學文化與人文文化共生與融合,構成了另一種文化一一生態文化,這是人類文明進步與發展的必然。

微信圖片_20191122173929.jpg


三、科學文化與人文文化的對話

這是一段科學與文化的對話。
       
老教授說:癡迷于文學與藝術的人,一生會即痛苦又幸福
       
筆者回答:這話不假,但作為文者想說,面對一條魚,您關心的是物種、種類、物種的經濟價值和作為食物的營養價值。而我即關心你所關心的價值,同時也關心在人類社會生活中魚的藝術價值,還關心一條魚一旦成為了化石的文化價值……。
       
老教授是好友,他調侃:你是老江湖了。
       
好友一句老江湖的調侃,讓筆者多了些反思加反省:浪跡“海洋之江湖”半個多世紀,少不更時不學無術,年輕學理“誤入岐途”,中年棄理從文殊途知返而至老矣。余生,更喜歡宅家讀萬卷書,不喜隨波逐流與大媽為伍癡狂喧囂廣場;喜歡外出跋涉崎嶇走自己的路,不喜出門踐行有錢沒錢式的濫游旅途。宅家可以漫游書海,博覽群書領悟傳統文化之經典,與先賢思想對話啟迪人生智慧;外出跋涉崎嶇享受大自然稟賦,或是沉醉美好的時光與歲月,品味冷暖人生;或是悲愴人間的世態炎涼,感悟逝去滄桑的愛恨情仇輪回之道。
     
人生如夢,轉眼百年。在歷史與現實,知識與文化,少年與老年,舍與得,成與敗,生與死的極樂天路上,矢志初心,執著前行,不猶豫徘徊。不徜徉忘返,從容、自信、平靜、幸福地走自己的路足矣。
       
寫至此,筆者還想說:對于喜歡文字的人無非有兩種:一是喜歡寫,一是喜歡讀。寫的人是想以寫文字的方式抒發自己內心情感。而讀的人是想在讀文字的過程中遇見另一個自己……,但無論是哪一種都不應該忘記文者“鐵肩擔道義,妙筆著文章”之責任與使命。
       
文章會有功利價值,但文者不可有功利之心,文者之所以能成長,著文以教化,靠的是有一種堅持下去的力量,背后的努力與積累一定要數倍于人。一個真正的人者,一定要深知自己想要的結果,不會讓自己在糾結中自我消耗,總是能給自己創造更多的思想可能性并付之行動。命運中所謂的痛苦與快樂,只是內心的感受,當超越自己的狹隘和自私時,就會感到面朝大海,春暖花開,文心在自己的手里,也在自己的心里,在自己的筆下!
       
筆下有光明,還有詩和遠方……。


————————————————————

作者簡介


微信圖片_20191122173933.jpg


李明春,《中國海洋報》資深記者,原青島記者站站長、國土資源作協會員,哈爾濱工程大學特聘教授。


1968年入伍,海軍北海艦隊,1974年畢業于山東海洋學院物理系(今中國海洋大學),1983年華東師范大學國土班結業。1974年畢業后分配原國家海洋局第一海洋調查船大隊任調查船實驗室主任,1981年任原北海分局辦公室秘書,1989年供職《中國海洋報》至退休。撰有新聞、科普、散文、評論、傳記、科幻等作品數百萬字。

        

著《海權論衡》、《海洋權益與中國崛起》、《渤海啟示錄》、《海洋龍脈》、《縱橫中國海》、《海洋強國夢》等,傳記《一代宗師一赫崇本》,紀實文學《中國深藍夢》,長篇報告文學《闖海的男人》,長篇小說《紅海灘》、《混沌》等30余部。


央視紀錄片《中國向陽紅一向陽紅09》、《蛟龍潛深洋》撰稿,大型海洋文化紀錄片走向海洋》撰稿人之一。


該文章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查看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AaFmgaYGnA_xh2UF85RvJw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東海洋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用微信掃描二維碼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亿宝彩票安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