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強國治理體系和能力建設的初步思考——中國海洋強國戰略治理體系篇三

來源:微信   發布時間:2019-05-15 15:19:42 
分享到

微信圖片_20190515151945.jpg

作者:王詩成


20世紀中葉以來,隨著科學技術的突飛猛進,以及人口膨脹、資源短缺、環境惡化等世界性問題的凸現,世界各國對海洋的認識逐步深化。海洋越來越明顯地顯示出海洋在資源、環境、空間和戰略方面得天獨厚的優勢。世界各國普遍認識到,海洋將成為人類生存與發展的新空間,成為沿海各國經濟和社會可持續發展的重要保障,成為影響國家戰略安全的重要因素。

“21世紀是海洋世紀”的論斷已經成為全球政治家、戰略家、軍事家、經濟學家和科學家的廣泛共識。也正是由于海洋在政治、經濟和戰略等方面的特殊地位,引發了世界范圍內對海洋權益的激烈爭奪。加緊制訂海洋發展規劃,大力發展海洋高新科技,強化海軍建設和海洋管理,爭奪海域,擴大海疆,不斷加快海洋資源開發步伐,海洋競爭日趨激烈。可以預見,21世紀人類將在更大的程度上依賴于海洋,海洋必將為人類社會的進步與文明做出重要的貢獻。   


海洋思想貫穿于中國的歷史


我國瀕臨的海域面積約472.7萬平方千米,大陸海岸線長達18000多千米,島嶼岸線長14000多千米,有灘涂面積2.17萬平方千米,領海和內海面積達38萬平方千米。按照《公約》有關規定,我國享有主權和管轄權的海域面積約300萬平方千米,并具有分享公海、國際海底資源及和平利用極地區域的權利。中國海洋蘊藏著豐富的生物、油氣、能源、旅游、礦產、淡水等資源,海洋將為我國經濟的發展提供豐富的資源基礎和廣闊的活動空問。

唐太宗說:“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人為鏡,可以明得失。”中國向海洋挺進始于南宋時期,當時的船隊控制了中國海東部;元朝時期,進而取得在南中國海的優勢;明初,中國的航海活動達到登峰造極的地步,戰船進入并巡航于印度洋,以顯示其海上軍事力量和經濟實力。海洋選擇了鄭和,鄭和創造了航海奇跡。

鄭和是中國歷史上第一位把海洋與國家富強、國家命運聯系在一起的偉大的海洋戰略思想家。把鄭和的航海活動和航海思想上升到海洋戰略思想的高度來定位,其意義重大而深遠。


1

鄭和海權思想

幾十年的航海實踐和伴隨其間的對異域的斗爭使鄭和對海洋的特殊地位有一種超出常人的理解,他既看到海洋在經商、擴大外交方面的作用,更看到海洋對國家安全所構成的潛在威脅。

“欲國家富強,不可置海洋于不顧。財富取之海洋,危險亦來自海上……一旦他國之君奪得南洋,華夏危矣。我國船隊戰無不勝,可用之擴大經商,制服異域,使其不敢覬覦南洋也……”話語雖不多,但字字千鈞,句句精辟。鄭和把海洋與國家的富強、海洋與國家的安危聯系在一起,鮮明地揭示了海洋與國家政治、經濟、軍事之間的密切關系,深刻地闡述了發展海軍船隊、控制海洋對國家安全和貿易的極端重要性。中國近代以來的屈辱進一步印證了鄭和的“財富取之海洋,危險亦來自海上”、“一旦他國之君奪得南洋,華夏危矣”的偉大預言。回顧中華民族的發展史,輝煌時代大多是向海洋拓展的時代,而落后屈辱的時代則與喪失海權密切相關。舊中國屢屢戰敗,都是失之海權、敗之海權。歷史用鐵的事實一再告訴國人,海洋問題,絕不是一個區域經濟問題,而是一個關系國家富強和安全的重大戰略問題。得民心者,得天下;得海洋者,安天下,得富強。(王詩成專著《海洋強國論》“欲國家富強不可置海洋于不顧——鄭和海洋戰略思想研究”)


2


孫中山海洋思想

孫中山是中國歷史上杰出的海洋思想家,是中國近代海權運動的先驅。孫中山認為“國家之生存要素,為人民、土地、主權”。其海權“操之在我則存,操之在人則亡”。

海權對近代社會發展起著重要作用,只有掌握了海權的國家才可能強盛,國家獨立、恢復主權是爭取海權的前提。孫中山的海洋思想是以海興國、以海強國為目的,可以說他是把海洋與國家民族的命運聯系在一起的第一人。孫中山把對海洋的認識上升到國家政治和國家戰略的高度,明確指出“國家之盛衰強弱,常在海而不在陸”,從而把以海興國的思想突出出來,把發展海洋權與制海權、發展海軍與發展海洋實業同國家民族興衰緊密相連。在充分肯定孫中山海洋思想的歷史地位的同時,也要看到孫中山海洋思想的局限性。由于時代或個人認識上的限制,孫中山的三民主義思想仍屬于海洋農業文明的范疇,或者說是不成熟的海洋商業文明思想。(王詩成專著《海洋強國論》“國家之盛衰強弱常在海不在陸——孫中山海洋思想研究”)


3

鄧小平的大海洋思想

在中國歷史的長河中,擁有海洋思想者不乏其人,著名航海家鄭和,資產階級革命的先驅孫中山就是突出的代表。但真正形成完整的大海洋思想并付諸實踐的當首推鄧小平。

新中國成立后,由于帝國主義的封鎖,國內以階級斗爭為綱,把解放與發展生產力放在次要地位,使中國的海門仍然沒有敞開,中國不僅沒有走向世界,而且經過“文革”10年國內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經歷了30年的封鎖和自我封閉之后,鄧小于深刻分析了中國的國情,他以馬克思主義者的非凡膽略和科學態度,號召全黨“解放思想,實事求是”,恢復和發展了毛澤東同志倡導的馬克思主義的思想路線,把黨和國家工作重心轉移到改革開放和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上來。

鄧小平指出:“現在任何國家要發達起來,閉關自守都不可能。我們吃過這個苦頭,我們的老祖宗吃過這個苦頭”。“長期閉關自守,把中國搞得貧窮落后,愚昧無知”。“對外開放具有重要意義,任何一個國家要發展,孤立起來,閉關自守是不可行的,不加強國際交往,不引進發達國家的先進經驗、先進科學技術和資金,是不可能的”。鄧小平這里所指的改革就是改革舊的模式,即根除中國幾千年來封閉經濟思想的影響,跳出計劃經濟思想的小圈子,在中國建立全新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開放就是開放禁錮了數百年的海門,通過海洋走向世界,讓中國經濟與世界接軌。改革開放搞活了中國的經濟,解決了中國長期以來被貧窮和封閉困擾著的兩大根本性問題。打開國門、建立市場經濟體制,標志著鄧小平大海洋思想的形成。這是中國海洋農業文明和海洋商業文明的分水嶺。從此,中國結束了漫長的華夏海洋農業文明時代,進入一個具有中國特色的海洋商業文明時代。(王詩成專著《海洋強國論》“打開國門走向世界——鄧小平大海洋思想研究”)


4

現代海洋強國的含義

進入21 世紀,海洋再度成為世界關注的焦點,海洋的國家戰略地位空前提高。順應世界潮流,以習近平為領導核心的黨中央、國務院提出了“逐步把我國建設成為海洋經濟強國”的宏偉目標。十八大報告首提“海洋強國”具有重要現實和戰略意義:中共十八大報告提出,提高海洋資源開發能力,發展海洋經濟,保護海洋生態環境,堅決維護國家海洋權益,建設海洋強國。“建設海洋強國”概念進入十八大報告,在國內外形勢復雜的當前具有重要現實意義、戰略意義,是中華民族永續發展、走向世界強國的必由之路。


①從國家政治上看,憑借海洋或通過海洋能使一個民族成為一個偉大的民族。

在特定歷史條件下,海洋事務直接影響國家主權和生存發展空間。海洋開發情況是一個國家對外開放程度的重要標志。《公約》的生效,使世界范圍內的海洋開發進入了前所未有的新時代,世界各國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重視海洋,海洋成為21世紀世界政治、經濟、軍事、科技競爭的新高地。根據《公約》的有關規定,可屬我國管轄的海域約300萬平方公里。這一重大變化不僅使海洋主權利益份額加重,也意味著我國未來的生存、發展空間有了更大的拓展。我國作為一個海洋大國參與國際海洋事務的政治地位顯著提高,國家對外開放會獲取更多的海洋利益,海洋在國家利益中的政治份額將更加突出。


②從國家經濟上看,海洋是人類尋求解決陸地資源匱乏、環境惡化、人口膨脹三大難題的希望所在。

海洋中蘊藏著豐富的生物、能源、空間、旅游、礦產、航海等資源,海洋資源優勢轉化為經濟優勢的潛力巨大,科技拉動海洋產業升級的前景十分廣闊。海洋是實施經濟國際化的重要橋梁和紐帶,對增強國家經濟發展的活力和后勁,建立開放型特色經濟,實現由海洋經濟大國向海洋經濟強國跨越具有重要的戰略價值。海洋與陸地是同等重要的食物生產基地,海洋農牧化道路是解決人多地少、保障我國糧食安全的戰略措施和符合我國國情的正確選擇。迅猛發展的海岸帶經濟也為解決就業作出了更大貢獻。


③從國家安全上看,海洋是一個國家的前哨和門戶,具有重要戰略作用。

進入21世紀,海洋軍事力量和軍事活動的發展呈現出以海制陸的巨大優勢。海洋安全戰略地位空前提高,斗爭將會更加激烈。海上力量是否強大,成為衡量一個國家強弱的重要標志,將決定和影響國家安全利益。20世紀90年代以來,世界上影響最大、范圍最廣又難以解決的熱點多阿發生在海洋或沿海地區,海洋成為國際戰略競爭的新高地。


④從社會文明看,海洋作為人類生命支持系統,為人類社會的文明進步提供了巨大而厚實的基礎。

海洋文明在整個人類文明中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海洋意識是一種開拓創新意識、政府戰略取向意識、冒險競爭意識、進取求實意識。海洋文明程度的高低,直接決定了一個國家社會文明進步的走向。我們既要繼承和發揚輝煌的黃河文明,又要增強海洋意識,為我國文明的持續進步做出貢獻。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八次集體學習時,習近平主席強調:“21世紀,人類進入了大規模開發利用海洋的時期。海洋在國家經濟發展格局和對外開放中的作用更加重要,在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中的地位更加突出,在國家生態文明建設中的角色更加顯著,在國際政治、經濟、軍事、科技競爭中的戰略地位也明顯上升”。海洋強國是我國在海洋上所追求的利益的最高選擇。對我們這樣一個海洋大國而言,海洋國家利益的得失直接決定或影響著國家政治、經濟、安全、文明進步的走向,決定或影響著國家的前途和命運。(王詩成專著《海洋強國論》“財富取之海洋危險亦來之海上——21世紀中國海洋戰略研究”)


海洋強國治理體系和能力建設的含義理解


“國家治理體系”是我國當前最新的政治理念,是從國家統治走向政府管理,再走向具有協商性的社會治理,是21世紀國家政治變革的重要特征,也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社會走向成熟、走向現代的重大轉型和成功標志。


1

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關系分析

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并將其作為全面深化改革的總目標,這充分彰顯了我們黨對國家治理現代化的高度重視。

“治理”是 20 世紀末興起的新政治概念,有別于過去所講的 “統治”和 “管理”的傳統概念。

對于“國家治理體系”和“國家治理能力”的內涵,國內有學者已經做過一些探討。但由于這一課題提出的時間還不長,許多問題尚處于探索階段,目前學術界還暫時沒有達成“共識”。

習近平總書記于2014年1月1日在《人民日報》上發表了《切實把思想統一到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精神上來》一文。在這篇文章中,習近平指出:“國家治理體系是在黨領導下管理國家的制度體系,包括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文明和黨的建設等各領域體制機制、法律法規安排,也就是一整套緊密相連、相互協調的國家制度;國家治理能力則是運用國家制度管理社會各方面事務的能力,包括改革發展穩定、內政外交國防、治黨治國治軍等各個方面”。

習總書記不僅深刻闡釋了“國家治理體系”和“國家治理能力”這兩個概念的內涵,而且對這二者之間的關系亦作出了精辟的闡述,習近平指出:“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是一個有機整體,相輔相成,有了好的國家治理體系才能提高治理能力,提高國家治理能力才能充分發揮國家治理體系的效能。”“國家治理體系”的核心內涵就是經濟、政治、文化、社會、生態及黨的建設等各個領域的體制機制和法律法規安排。“國家治理能力”的核心內涵則是運用國家制度管理社會各方面事務的能力。

習近平還強調,一個國家選擇什么樣的治理體系,是由這個國家的歷史傳承、文化傳統、經濟社會發展水平決定的,是由這個國家的人民決定的。我國今天的國家治理體系,是在我國歷史傳承、文化傳統、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礎上長期發展、漸進改進、內生性演化的結果。我國國家治理體系需要改進和完善,但怎么改、怎么完善,我們要有主張、有定力。中華民族是一個兼容并蓄、海納百川的民族,在漫長歷史進程中,不斷學習他人的好東西,把他人的好東西化成我們自己的東西,這才形成我們的民族特色。

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是一個國家制度和制度執行能力的集中體現。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是一個有機整體,相輔相成,有了好的國家治理體系才能提高治理能力,提高國家治理能力才能充分發揮國家治理體系的效能。


2

海洋強國治理體系和能力建設關系探討

目前,中國的海洋治理體系很不完善,中國的國家海洋治理能力嚴重不足:在很長的一段時間里,政府部門“九龍治海”、各自為政,需要理順政府各部門之間的關系;全民海洋意識觀有待提高,需要研究中國的海洋綜合管理與海洋生態保護、海洋資源利用與有效開發等領域之間的關系;海洋安全和海洋和平發展面臨著巨大挑戰,傳統的國際海洋沖突、地緣戰略競爭及地緣政治挑戰等阻礙全球海洋治理。

作為中國夢的重要組成部分,走向海洋,建設海洋強國,也必然要以推進海洋強國治理體系和能力建設作為根本行動綱領。海洋治理能力的提高依托于好的海洋治理體系,因此,建立健全一套系統科學、合法有效的海洋強國治理體系成為實現海洋強國治理能力建設的首要任務。

海洋治理體系是在黨領導下緊密相連、相互協調的國家海洋管理制度體系,包括海洋經濟、海洋政治、海洋文化、海洋社會、海洋生態文明“五位一體”的體制機制。“海洋強國治理體系”就是要正確處理和協調政府、市場等主體之間的關系。海洋治理能力建設則是把國家海洋治理體制機制轉化為一種實際能力,提高海洋各方面事務的公共治理水平。“海洋治理體系現代化”和“海洋治理能力現代化”是結構與功能的關系,即通過結構性變化引發現實的功能性變化。因此,只有實現了治理體系的現代化,才能培養治理能力的現代化。同時,治理能力又反作用于治理體系,海洋行政管理的能力強弱也會對治理結果產生影響。


構建海洋強國治理體系和能力建設的建議


1

加強海洋發展的頂層設計

海洋強國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必須以習近平總書記關于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的講話為指導,堅持以“一帶一路”、“海陸統籌”為路徑,加快推進四個轉變:即“要提高資源開發能力,著力推動海洋經濟向質量效益型轉變;要保護海洋生態環境,著力推動海洋開發方式向循環利用型轉變;要發展海洋科技,著力推動海洋科技向創新引領型轉變;要維護國家海洋權益,著力推動海洋權益向統籌兼顧型轉變”,盡快實現海洋強國治理體系與治理能力現代化的宏偉奮斗目標。


2

完善海洋法律法規體系

不斷創新中國在海洋治理進程中的法律體系研究,強化涉海法律的制定與補充、完善,彌補中國在國家海洋治理法律領域的不足,積極推進中國的海洋法治建設,為國家依法治海提供法律依據。

可以借鑒《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及相關國家海洋治理法律經驗,強化海洋綜合管理,以海洋資源、海洋環境和海洋安全為重點不斷完善中國的海洋治理法律體系,使中國的海洋治理法律更具針對性、時效性及易操作性。

目前我國海洋領域已經有海域使用管理法、海洋環境保護法、海島保護法、領海及毗連區法、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法、深海海底區域資源勘探開發法等專門法律,海洋基本法是海洋領域的基礎性法律,難以對發展海洋經濟作出細致規定。建議根據海洋基本法確定的原則,整合各專項法律的有關規定,研究論證制定海洋經濟法。


3

加快現代海洋產業創新發展

“海洋是高質量發展戰略要地要”,要從國家整體經濟社會發展規劃的大局和陸海統籌發展規劃的高度來規劃布局現代海洋產業創新發展,盡快實現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推動海洋經濟向質量效益型轉變”;“推動海洋開發方式向循環利用型轉變”;“推動海洋科技向創新引領型轉變”和“加快建設一流的海洋港口、完善的現代產業體系,綠色可持續的海洋生態環境”的戰略目標。


4

加強海洋風險管控能力建設

進入21世紀海洋熱點增多,中國海在維護海洋權益,和平利用海洋資源方面面臨嚴峻挑戰。要加強化解海洋開發熱點、管控海洋權益風險、海洋綜合執法的能力建設,是建設海洋強國面臨的大課題。中國海防災減災基礎設施建設和救災手段相對薄弱,管控自然災害的能力建設亟待加強。


5

參考全球海洋治理體系建設

研究世界主要海洋強國的治理動向。梳理出美國、俄羅斯、日本、歐盟(德國、英國、法國等)、澳大利亞等世界主要海洋強國或地區組織在近年內參與全球海洋治理的最新政策綱領和實踐行動,總結出各自的參與特點,并從中提煉出可供我國參考借鑒的有益經驗。

研究全球海洋治理重點領域的發展變化。分析全球海洋治理主要治理領域的最新變化,包括治理體系的變遷、國際制度的演進、國際海洋法治的建設、重大全球海洋問題的治理效果等,特別是要重點關注極地、深海、海洋環境、海洋安全、海洋經濟等重要領域的治理情況,在掌握充足資料的基礎上進行提煉,進而推導出全球海洋治理可能的發展趨勢。

研究全球海洋治理面臨的困境及其成因。分析全球海洋治理在現實中面臨的困境與挑戰,如全球海洋公共產品的供給不足、治理體系的不完善、大國主義與強權政治依舊存在、發展中國家的發言權與民主性缺失等,并探討導致這些困境的多種因素,以提出有效的應對路徑,推動全球海洋治理的不斷完善與健康發展。

該文章來源互聯網,如有侵權請聯系刪除

查看原文:https://mp.weixin.qq.com/s/iLSypZaMaBbkctfV_4c3xA


Copyright ? 2004-2014 hycfw.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山東海洋網絡科技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用微信掃描二維碼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x
亿宝彩票安卓